维荣

懒癌渣渣,一事无成,学海苦作舟中

〔雷安〕中考祝福

今天是教师节,祝全体教师节日快乐。
所以在教师节写早恋故事算不算欺师灭祖呢?老师在上,请受小人一拜啊!
*略ooc
设定:安迷修高三,雷狮初三,学校是同一个学校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

梅雨来临之前总是干燥的,中考之前总还有个高考。初三学子趁着高三熟悉考场等事项忙里偷闲地放上了两个半天。中午之时,他们穿过已经放了的初一初二教学楼,空荡荡的教室被一群高三的所填满,吹一吹口哨,嘲笑道:“苦逼。”似乎忘了自己还有这一天。

放的假总是会被成堆的作业所淹没,而对于一个初三学子更是如此,至于作业没有带就又是一回事。雷狮头一次当一个好学生,不是说他带了并完成了,而是他唯一一次没有直接拿这当借口不完成。翻墙,性质不好;取作业,性质又变了。

有时候事实证明如果你总是不好,可有一次好一点,你准能碰上些好事。

这次,他碰上的好事是一个人。

雷狮所在的班级是这一楼层最后一个班,穿过空荡荡的走廊站到自己班窗户面前,他倒有点后悔装个好学生。一个俯冲越上窗台,唯一一个坏了没法锁上的窗子敞开着,他的脑袋和左腿一齐挤了进去,布料和窗子边缘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随之还有粉笔突然划过尖锐的声音。

雷狮身体一僵,粉笔灰扑打而至,另一个少年的身影若隐若现,绿宝石般的光辉投向他。

我去,还有偷初三狗资料的贼。雷狮一个踉跄,还未迈进窗子的另一只腿踩空了,整个身子向窗外仰去。

一双白净沾满粉笔灰更白的手及时拉住了他。“没事吧?”对方饶有歉意地问道,并向后退给雷狮留下个降落的位置。

雷狮一跃而下,打量着眼前的人。褐色短发,翡翠眸子,肤白貌美,美不胜收,收而……至少雷狮的语文水平没法描述出对方的长相,也是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地步。

“你也是来写对学弟学妹们的祝福的?”

雷狮一瞥黑板,“亲爱的学弟学妹们……”。矫情,雷狮暗自讽刺。

高三毕业狗,事儿婆一枚,鉴定完毕。

“嗯。”说什么自己来拿作业的,他可不想让自己被夸“好学生”什么的,还有被对方看出他的年龄。说来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但他就是不想,尤其是对眼前的人。

“那个啊,我先写,你不会介意吧?”对方对着他,手中拿着粉笔悬在空中。

雷狮冷哼一声表示默认。谁想给那一群傻逼写这些东西啊,他巴不得他们考不好,关他鬼事。

对方笑了笑,回过头继续写着。雷狮顺势坐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打量着对方。对方穿着白衬衫,头发也专门用过发胶,现在站得笔直,将一个字一个字工工整整地排列着,一丝不苟。像个娘炮,雷狮嗤笑着。

对方写着写着又停下来,打量着上文,又迟迟没有动笔。“哎,你快写啊,老子还等着回家吃饭呢!”雷狮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在想。”对方柔和的声音传来竟令雷狮消了半分火气。

“你就不能想好再来写嘛!”雷狮受不了粉笔灰的侵袭,自顾自的拉开窗户。

“没有,我想根据每个班的特点来写……”对方颇具歉意地一笑。

傻子。要是放在往常,雷狮对这种二傻子准一拳揍了过去。但也许是被闷久了,脑袋被闷坏了,雷狮靠着窗户想。

粉笔敲击的声音再次响起,雷狮顺着他头巾飘扬的方向看去。对方的字犹如电脑上打出的楷体,但却多了一种人情味,像他本人。风吹散了粉笔灰,但更像给对方加了一层迷蒙的滤镜般,身材真好,雷狮脑中忽的来了一句。

这样评价一个男生,真gay里gay气。谁gay,雷狮倒拿不了谱。

气氛有些微妙,高三的学长还是觉得太尴尬了,就自说自话,从他的初中一直讲到高中,从他的人生理想讲到国际时事。雷狮没怎么听,盯着对方仿佛就已经能看破他的陈年往事。

在对方差点要讲出几岁还在尿床时,他的笔停下来了,喋喋不休的嘴微微合上了,让雷狮有种想吻他的冲动。

“嘿,该你写了!”对方扬起手招呼他过去。

见鬼,他忽的想到,自己不过是拿个作业的,怎么摊上这种鬼事?

他迈开步子走到对方身旁,黑板上什么“考试期间是梅雨时节,请记得备好雨伞”,真鸡儿事多。他在对方殷勤的目光下接过粉笔,才发现他比对方可是高了一个头。他倒是有种不知名的愉悦,他说自己可一点不显老,怎么会被当做高中生呢?怕是这家伙不敢面对一个初中生就比他高了一截。恶劣的笑又挂在了雷狮脸上,这让对方不太好受,被另一个男性盯上的感觉让人不舒服。

“咳,请写吧。”对方刻意地希望他能将目光转向黑板,而不是对着他。

“可是我不知道写些什么。”雷狮故作委屈地对着对方。

“额……”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又感到难为情,感觉他似乎在强人所难。“你可以写你高中时的经历来激励学弟学妹们,最后再祝他们中考顺利就行……”

“可你已经写满了啊。”雷狮在对方顺着向黑板扫视时,偷偷地朝他坏笑。

黑板上也的确只剩下了一小块,不过签个字还是绰绰有余。“我想好了。”趁着对方思索的时候,雷狮的一条胳膊直接环住了对方,在黑板上潦草地签了个名。

对于陌生人的亲密接触,对方像是炸毛的猫,“嗖”地一下逃出。即使想到明天就要高考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却没想到自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如此失态。

“该你了。可别说我侵犯了你的著作权啊。”

“好。”对方憋了口气,看似平静了下来,除了耳尖泛红。在龙飞凤舞的“雷狮”旁边,签上了“安迷修”。

“哦,这名字不错,交个朋友吧,安,迷,修。”雷狮挑挑眉毛,刻意加重语气。

“你好,雷狮。”安迷修好不容易从那飘飘洒洒的字中辨出一个名字,想着高考之后不过陌路,和这个轻佻的家伙交个朋友也无所谓。

“你好,安迷修。蠢货。”

雷狮嘴角勾起恶趣味的弧度。安迷修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这么想要打人。

事实也是如此,他们真打了起来。然后他们就正式成为了朋友。

高三党依旧还想要在考试前夕赶着再复习一点,安迷修写完这最后一个班的中考祝福后急不可耐地等着回家,而雷狮倒是磨磨蹭蹭。

“那个,雷狮,我先走的,你记得关好窗啊!”安迷修也不明白为什么才一会自己就和雷狮熟络起来。

“哦,这么快就走啊,不多待一会?”雷狮赫然一班级主人的样子。

“你不会懂得,能多复习些是一些。”雷狮也明白他似乎把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确定为了差生或是纨绔子弟。

“哎,留个电话。”雷狮拽住了安迷修的衣角,安迷修被扯了回来。

“好好好。”安迷修拿着雷狮递过的笔和纸,一脸无奈地写号码。感情大哥你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笔和纸随便拿啊。不过他不知道这还真是雷狮自己的笔和纸。

安迷修正准备教训雷狮随便拿别人东西是不好的,他的手表闪了闪,他顾不上雷狮了,直接翻窗而去。

“切,你还不知道我的电话呢。”雷狮望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悠悠地说。

回过头,看着安迷修费时费心写的祝福,雷狮嘴角一扬。结果雷狮还是没有当上个好学生,他的作业照样没拿。但也许他能当个劳动标兵,他把每个班安迷修写过的所有祝福全给擦了。

尤其是当他中考时遇见“中考期间是什么天气”这道选择题时,更加洋洋得意了。这都不会做的白痴还想要祝福。

随着中考高考的结束,查分数,填志愿的时候随之到来。雷狮不关心自己的分数,他到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翻出了安迷修留个自己的字条,有折痕的地方已经泛白,雷狮止住自己手指摩擦纸片的愉悦,将黑色水性笔写上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里。拨通。

“喂,请问你……”

“傻逼安迷修,志愿填哪?”雷狮刚开口就把安迷修对雷狮的一点好印象全毁了。

“X大,恶党你呢?”安迷修对于雷狮多了个称呼。这对于雷狮是更亲密的象征,不过显然安迷修不这样想。

“……”

“抱歉,我……”

“安迷修,等着啊,等老子‘复读’两年*来找你。”

“嗯,好。我等你。”

安迷修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是复读两年,但他知道雷狮总会说到做到。他们只有那个下午短暂的会面,但今后的时间可长着呢。

他让他相信一见钟情,那么很快就会有日久天长。

*雷狮是初三,请不要误会。因为在我家乡,高二就可以考高考,所以就是复读两年。

至于雷狮和安迷修才见了一面就感情这么深,很假,但我宁愿相信一见钟情,爱情来的比暴风雨好快。例如我昨天晚上热得睡不着觉,今天早上下个雨差点被冻死,暴风雨来的是真快。>:-<
@苏九卿 本人费尽心思所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致富之路

你知道魔鬼的诱惑吗?
这一次是娃娃机。面前的娃娃机一次又一次地浪费了友人的硬币,而我注意到身旁一台却闪着光芒,数字“2”赤裸裸地亮着。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手冷不丁地按下它的开始键,把弄着握柄,夹子顺势而起。友人也似发现了新大陆,在一侧透过玻璃瞄准着娃娃的方位。
左右,上下,玩偶被吊起。
“2”却还是没变。
继续,摇摇晃晃地转着,失败。
“2”却还是没变。
玻璃片上映着我们放大的笑容。
又一次的失败,“2”转变为“1”。
屏气,又是一个丑丑的玩偶。
“1”为“0”时game over ,手里拿着两个玩偶沾沾自喜。
接着送出硬币,期待回报,回报为0。
继续。
继续。
……
硬币耗尽了,还是两个玩偶。满足了,平生第一次抓到玩偶。失望了,没有花钱的时候,玩偶下落,花钱的时候,玩偶消失。
付出只有花费,没有回报。苦涩的药囊外包着糖。
一场致富之路,免费的满足,又因为愧疚或是得意,你的硬币不得不投,见好不会收,见完才会止。
感觉自己买台娃娃机就能致富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安〕逆时针恋爱

ooc严重,文笔渣渣,第一次写雷安文,虽然已经是七夕后一天了,也还是算七夕贺文吧。嗯,一谈到时间,我还有一天就要回去上学了,心有所不甘,祝大家开学快乐,反正我一点也不快乐。:)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只是一个方向的不同。

就像安迷修的恋爱一样迥异。

安迷修早在他那年少轻狂的青春期时就拟好了他的恋爱全过程。中二期里满脑子“我是一名骑士”的安迷修时刻都想贯彻“骑士准则”,忠诚,守护,默默奉献,几个词默默地刻在他的脑子里。

赶跑恶龙,英雄救美,一见倾心,恋爱的前奏在他的脑海里拉开帷幕。与公主平平淡淡的恋爱,尽管饱受着羡慕与嫉妒,他们必将幸福。

在一起的开始阶段,他并不敢与公主有接触,骑士要尽职尽责地守在公主旁边。约会时,他们一起逛街,他会心甘情愿地为她买单,为她提上一袋又一袋衣服,零食。他们会经常看电影,在拿爆米花的时候,他的手会不经意地碰上对方的手,又迅速缩回,快得对方感觉出现幻觉,而他面上窜上的红晕会在电影院的黑暗中隐藏。他们感情加深,他们一起去游乐园,在鬼屋中,他牵着公主的手穿过充满鬼怪的通道,他会赶走鬼魂,尽管公主仍会因为黑暗而吓得抓住他的胳膊,但骑士一定会保证公主的安全。然后在摩天轮上,在最高处时,他们会第一次接吻。牵手,接吻,然后身体的互相熟悉,尽管之后柴米油盐磨灭了生活的激情,他们也许会时而争吵,但又归于平静,打打闹闹,也似调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童话般的剧情,像极了他骑士的风格。

结果回到现实,命运之神眨眨眼,现实是想象的对面。没有了公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海盗,比恶龙还要嚣张的海盗。主角换人了,他的恋爱节奏被转向了逆时针,他已经不敢肯定这是恋爱。

打打闹闹,这怎么可能是爱情的开始?

自打他们第一次眼神交汇,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他们身边蔓延。安迷修绅士的特性和雷狮的痞子气生来就不对盘,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像是抛出的一个火星,点燃了易燃易爆物。

他都忘了他第一次和雷狮吵架然后抄起家伙干架,将骑士的风度和礼节丢弃,究竟为了什么,太多次了,重复太多次,成了习惯就失去思考。

爱情使人发疯发狂,雷狮使他发疯发狂。

有人说他们会打到床上去的,彼时他还在吐槽:“那么小的空间,不早就被雷狮给轰了的。”那时他是未成年,现在已是成年。真到了那一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那句话成真。没有轰掉床的雷狮只会折腾安迷修。

当他腰酸背痛的起来,雷狮手机屏上留下的最后一句回复“喜欢就上”让他终于感受到那种鼓励的心灵鸡汤有多么的不负责任。

他开始躲雷狮,毕竟那是他的第一次。躲自然躲不过,年少轻狂还是血气方刚,打一架似乎能重新回复他们的关系,水火不容的关系。又重复了一次之前的片段,他们打到了床上。一回生二回熟,生米煮成熟饭,反正他们在一起了。

日久生情,雷狮不以为然。

只有一见钟情,需要的时间久了只是他太迟钝了。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雷狮不会用这种矫情的说法,他只是通过在意识最清醒时上了安迷修来证明。

打闹上床,接吻和牵手,这些安迷修列为循序渐进的次序的行为早已穿插进行。

接着他们才迎来约会,安迷修怀疑雷狮知道他所谋划的恋爱过程,反套路来。似乎只有知道试卷答案的人能写满试卷,并巧妙地避开每一个正确选项,得到一个大大的鸭蛋。当然还有傻逼可以做到。

他们的确去了游乐场,在最高点,不是摩天轮,而是过山车,雷大爷的头巾糊了他一脸。

他们被毕恭毕敬地请出鬼屋,里面鬼的青面更真实了些。

他们也去看了电影,手倒牵上了。不过是雷狮在拿爆米花时将安迷修的手指直接塞在嘴缝了,上下齿闭合,一圈整齐的牙印留在了他的手上。爆米花桶稳稳当当地扣在了雷狮脸盘上,雷狮挑眉:“爆米花还没你甜,哪买的,本大爷要找他算账。”这次是爆米花桶遮盖住他通红的面颊。

撸串才是男生逛街的正确姿势。他们举起啤酒干杯,在烟火映入眼底,对方的样子逐渐模糊。安迷修被扯住领带,静距离,雷狮的脸被放大,安迷修笑了笑,一拳挥了过去。

“靠,你疯了吧!”恋爱的酸臭味被男孩们身上的汗味掩盖。他们又扭打起来了。

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雷狮和安迷修打架时总有那么近的一瞬间,那之后准有拳头挥起来。像他们没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说他们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

他们顺着安迷修脑海里的恋爱时间轴逆时针走过了热恋期。表白交往的反面是什么,安迷修心知肚明。从头走到尾,从尾走到头,路不变,可时间呢?

那一天他会迎来的。

雷狮开始躲着他,互怼还没有开始就急着逃脱,他甚至去应付那些他曾经嗤之以鼻的小女生们。明明是他把自己掰弯的,可安迷修甚至找不到要他滚回来的理由。他等着,等着,等着最后与恶党的交锋。

雷狮回来了,本能的一战。男人嘛,以拳头开始,便以拳头来结束吧。

战败了,安迷修趴在地上看着雷狮走过来,胜者宣布结果。

“嘿,安迷修……”

“……”

“结婚吧!”

“好。”

骑士不懂拒绝,开始与结束,他想恋爱的时间轴其实是陷入了乌斯比环中。

逆时针还是顺时针,他们总能回到12点。

*来自普希金

第一次制作视频,只有寥寥无几的播放量,心痛

【冰上的尤里/维勇尤】人格分裂的双子恋爱 UP主: 辰子木子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624334
内容简介:勇利人格分裂,一边是被维克托保护的受,一边却是保护尤里的攻,结果被两人双双发现,人格分裂的真相也即将被捅破,其中的一个人格决定放弃自己和他的恋人,走向死亡。

伪斯德哥尔摩〔二〕

PART 2

赵公明是在隔壁广场舞大妈的叫嚷中醒来的。他低垂着眼睑,回忆着刚刚过去的细节。他――天底下最富有的财主被天下第一杀手绑架了,他觉得这个搭配还是不错的,自己什么都要追求一下第一,天下第二的杀手想绑他门都没有。然后他就被绑在了毗湿奴家的椅子上睡过了一夜,也许是被打昏的,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在被绑架了还能心安理得地睡着,像个二傻子。

灰扑扑的尘土呛得赵公明喘不过气来:“咳咳咳……水……”

躺在毯子上睡觉的毗湿奴半梦半醒地倒了一杯水,晃晃悠悠地走到赵公明面前。“给。”他刚要把水递过去,微眯着的眼突然亮起来了,看清楚对方是赵公明,倦意突地止住了,回忆在脑子里打着转。“混蛋,是本大爷把你绑了回来,凭什么还要给你当仆人!”顺手把水直接泼在赵公明脸上,转头又缩进了被窝。

“咳,你这里多久没打扫过了?”赵公明舔了舔嘴边的水珠,试图将灰吹到毗湿奴一边去。

“拜你所赐,老子在你家附近守了一个多月……”毗湿奴一个翻身,似乎在喃喃自语。

洒了点水,屋子似乎敞亮点了。半遮半掩的光线透过,足以让赵公明一览全屋了。打量着屋间,窄小的空间,二手的早被淘汰的台式电视,小的可怜的厨房只有灶台和橱柜,还有……只能躺在毯子上窝在被子里的穷鬼毗湿奴,被子上还有个破洞。

赵公明打量着,余光却不住扫视着毗湿奴。睡梦中的毗湿奴好似甩掉了一身的煞气,眉眼锋利,可惜那对碧眼遮上了,紫色的发丝也显得俏皮和美丽,精致的五官美丽不显女气。说实话毗湿奴远比赵公明见过的佳人们美上一筹。可以用颜值吃饭的人干嘛要当一名杀手呢?原因似乎太难探究了。

“看够了吗?”毗湿奴突然一吼,吓了赵公明一跳,“大财主倒从没识过人间烟火啊,连间陋室也显得好奇。”

“毗湿奴,你……”

“自己攒钱买的,要是杀人的话,我不早就能住进你那样的房子。富者不知人间疾苦。”毗湿奴那双碧眼闪着的是鄙视,仿佛赵公明才是那个杀人抢房的。

“不,我没有。”记忆像房里干燥的灰尘不住地涌向赵公明。

赵公明已过的前半生中,他只有最穷和最富有的时候,中间的过渡像是被人拦腰截断的。在他富有的前一天,14岁生日的前一天,他还是在桥东下搭纸板忍着饥饿翻着滚入眠,然后当他醒来,在最豪华的房子里,穿着最昂贵的衣服,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像是被造物主插手的人生般。

那时他还有3个妹妹,从他记事起,他们就每日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在护城河旁边用捡来的纸板搭起一处居所,他们都只是孩子,没人敢用童工,钱遥不可及。记忆在这一块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布,赵公明想不起来如何的维持生计,只有一个结果,他活了下来。三个妹妹呢?也许死了,什么时候为什么死的,他不记得。

然后凭着对财富的渴望,他将突如其来的巨款翻倍又翻倍。人们都说赵公明就是为钱活着的,应该是。

“讲完了?”

“讲完了。”

“咕~”不和谐的声音结尾。

“所以你为钱活着,要吃钱吗?”

“小二,来份燕窝,还有鱼翅。”

“滚!”

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总得带点绿。
狗狗大姨妈来了,心累。为什么养狗前似乎从没有人提过原来狗狗也有大姨妈,生理知识不管是狗还是人都很重要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