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荣

懒癌渣渣,一事无成,学海苦作舟中

伪斯德哥尔摩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来自百度百科

人是可以被驯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PART ONE

反派死于话多。这是不变的真理。毗湿奴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个下意识甚至算不上话的语气词“嗯?”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当然这只是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他死后可是葬在这片土地最昂贵的地皮下。这没什么愉快的,毕竟死人能感受快乐吗?

这只是后话,来看看现在。天下第一杀手的毗湿奴和他要杀的对象――天下第一富有的放了数不清高利贷的万人唾弃的大财主赵公明对峙着,气氛很僵。直到赵公明手中的果盘只剩下了红心火龙果――那东西甜得腻掉牙。赵公明放下果盘,开口打破沉默:“现在搞清楚情况,你是来杀我的?”毗湿奴把玩着手中的动,不庸置疑。

“我觉得你是想放过我的,毕竟我现在还能和你谈话,嗯……或许是我家的电网和一些枪而已……”赵公明发现他说的冷笑话似乎并不能缓解气氛,他又换了一种口吻,“或许我能付你佣金的百倍千倍,你知道钱不是问题。”

钱确实是一个问题,对于毗湿奴,数一数二的穷鬼来说。一个天下第一杀手入不敷出,太可笑了。可事实确实如此。双刀交叉,“我只要你的狗命。”毗湿奴低下头,有意无意让长发挡住他充满贪婪欲望的眸子,杀手的尊严让他不甘为钱所控制。

真希望我有一条狗,这样一切都好办了。赵公明摆了摆手,随性地直接摊牌,与雷厉风行的杀手交谈,不得不把节奏加快一点。“你不能杀了我。”

“嗯?”这个要命的下意识令毗湿奴此后后悔不已,但他总是习惯性地抓错重点,一切从开始就是错的,很久以前的开始。

“最高生命保险,我与道道尔公司签署的,赔偿金抵得上道道尔的整个身家,一旦我死了,这笔保险足够让道道尔垮台的。另外别告诉我你杀我连这点功课都没有做。

“关我什么事?”毗湿奴刻意压低声音,以掩饰他被人揭穿的窘迫。杀人于他为了生存,更是为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只为杀人,至于杀的人就只是尸体,他连看也不愿意多看一眼。尸体入土没有不同,可还有人活着,那些背景是他所不知的,也是他所不敌的。为什么他是天下第一杀手,因为他只为了杀人才活着吧。他突然弄清楚他的钱如何花完的了。

“既然这样,他们可不会让我死。一份保险买了保镖,比你厉害的多的人可都看着我呢。而你要是杀了我,他们也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钱总是能顺滑人的刀刃,天下第一杀手能挨几刀呢?”赵公明似笑非笑,仰头望着天花板上鎏金的灯罩,有意忽略对面的杀气。“大家都是混饭吃,何必为了一桩买卖送命呢?”

“那么说我不能杀你了。”毗湿奴眨了眨眼睛,俊美的脸上出现了少许失望之情。

“当然,杀我你既死,不杀我……”没等赵公明说完,一个手刀劈向他的后颈。

“那我改变主意了……”毗湿奴直接扛起了赵公明在夜色的掩护下翻墙而去。

当刀抵在人最脆弱的脖子上时,你的脊梁会不自觉地拱起,你的汗毛会如针般竖起,你的眼神会失焦,你的汗水会不住往下淌,你的大脑会停止思考。但听到清脆的一声,你的人头落地,血喷涌而出即使身体做出了莫大的反应,也应只似过眼云烟罢了。

毗湿奴对于人死前最后一刻的描述感到莫大的喜爱,如果能选择,他恐怕会当一名作家,而不是一个杀手,当然如果他不是一个杀手,他也无法描述出这种场景。一次又一次,一个又一个,如他脑海中开演的死亡瞬间,如花般,如风卷残云般利落,他爱死这种感觉了。

可在他面前却有一个没能按照这种方式被杀死的人,准确说,没被杀死的人――赵公明。

他向他倾诉着他对于赵公明死后的预测,被绞死,被枪杀,被种种而死。“我说了我不能死,还有毗湿奴你真是个变态。”被绑在椅子上的赵公明翻了个白眼。

“可是我可以虐待你啊,让你生不如死,哈哈哈……”

“虽然你把我绑了来,而不是杀了我或是放了我,是个正确选择,因为我还有半句‘不杀我我会杀了你。’”赵公明抿了抿唇,顿了顿。

“本大爷可不会仍人摆布,现在可只有你痛苦了。”

“你绑了我,难道就没有人来追杀你吗?”

“哎?怎么会,我可是为民除害啊。”

“你是没头脑吗?”

“你是不高兴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