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荣

懒癌渣渣,一事无成,学海苦作舟中

伪斯德哥尔摩〔二〕

PART 2

赵公明是在隔壁广场舞大妈的叫嚷中醒来的。他低垂着眼睑,回忆着刚刚过去的细节。他――天底下最富有的财主被天下第一杀手绑架了,他觉得这个搭配还是不错的,自己什么都要追求一下第一,天下第二的杀手想绑他门都没有。然后他就被绑在了毗湿奴家的椅子上睡过了一夜,也许是被打昏的,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在被绑架了还能心安理得地睡着,像个二傻子。

灰扑扑的尘土呛得赵公明喘不过气来:“咳咳咳……水……”

躺在毯子上睡觉的毗湿奴半梦半醒地倒了一杯水,晃晃悠悠地走到赵公明面前。“给。”他刚要把水递过去,微眯着的眼突然亮起来了,看清楚对方是赵公明,倦意突地止住了,回忆在脑子里打着转。“混蛋,是本大爷把你绑了回来,凭什么还要给你当仆人!”顺手把水直接泼在赵公明脸上,转头又缩进了被窝。

“咳,你这里多久没打扫过了?”赵公明舔了舔嘴边的水珠,试图将灰吹到毗湿奴一边去。

“拜你所赐,老子在你家附近守了一个多月……”毗湿奴一个翻身,似乎在喃喃自语。

洒了点水,屋子似乎敞亮点了。半遮半掩的光线透过,足以让赵公明一览全屋了。打量着屋间,窄小的空间,二手的早被淘汰的台式电视,小的可怜的厨房只有灶台和橱柜,还有……只能躺在毯子上窝在被子里的穷鬼毗湿奴,被子上还有个破洞。

赵公明打量着,余光却不住扫视着毗湿奴。睡梦中的毗湿奴好似甩掉了一身的煞气,眉眼锋利,可惜那对碧眼遮上了,紫色的发丝也显得俏皮和美丽,精致的五官美丽不显女气。说实话毗湿奴远比赵公明见过的佳人们美上一筹。可以用颜值吃饭的人干嘛要当一名杀手呢?原因似乎太难探究了。

“看够了吗?”毗湿奴突然一吼,吓了赵公明一跳,“大财主倒从没识过人间烟火啊,连间陋室也显得好奇。”

“毗湿奴,你……”

“自己攒钱买的,要是杀人的话,我不早就能住进你那样的房子。富者不知人间疾苦。”毗湿奴那双碧眼闪着的是鄙视,仿佛赵公明才是那个杀人抢房的。

“不,我没有。”记忆像房里干燥的灰尘不住地涌向赵公明。

赵公明已过的前半生中,他只有最穷和最富有的时候,中间的过渡像是被人拦腰截断的。在他富有的前一天,14岁生日的前一天,他还是在桥东下搭纸板忍着饥饿翻着滚入眠,然后当他醒来,在最豪华的房子里,穿着最昂贵的衣服,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像是被造物主插手的人生般。

那时他还有3个妹妹,从他记事起,他们就每日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在护城河旁边用捡来的纸板搭起一处居所,他们都只是孩子,没人敢用童工,钱遥不可及。记忆在这一块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布,赵公明想不起来如何的维持生计,只有一个结果,他活了下来。三个妹妹呢?也许死了,什么时候为什么死的,他不记得。

然后凭着对财富的渴望,他将突如其来的巨款翻倍又翻倍。人们都说赵公明就是为钱活着的,应该是。

“讲完了?”

“讲完了。”

“咕~”不和谐的声音结尾。

“所以你为钱活着,要吃钱吗?”

“小二,来份燕窝,还有鱼翅。”

“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