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荣

懒癌渣渣,一事无成,学海苦作舟中

〔雷安〕逆时针恋爱

ooc严重,文笔渣渣,第一次写雷安文,虽然已经是七夕后一天了,也还是算七夕贺文吧。嗯,一谈到时间,我还有一天就要回去上学了,心有所不甘,祝大家开学快乐,反正我一点也不快乐。:)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只是一个方向的不同。

就像安迷修的恋爱一样迥异。

安迷修早在他那年少轻狂的青春期时就拟好了他的恋爱全过程。中二期里满脑子“我是一名骑士”的安迷修时刻都想贯彻“骑士准则”,忠诚,守护,默默奉献,几个词默默地刻在他的脑子里。

赶跑恶龙,英雄救美,一见倾心,恋爱的前奏在他的脑海里拉开帷幕。与公主平平淡淡的恋爱,尽管饱受着羡慕与嫉妒,他们必将幸福。

在一起的开始阶段,他并不敢与公主有接触,骑士要尽职尽责地守在公主旁边。约会时,他们一起逛街,他会心甘情愿地为她买单,为她提上一袋又一袋衣服,零食。他们会经常看电影,在拿爆米花的时候,他的手会不经意地碰上对方的手,又迅速缩回,快得对方感觉出现幻觉,而他面上窜上的红晕会在电影院的黑暗中隐藏。他们感情加深,他们一起去游乐园,在鬼屋中,他牵着公主的手穿过充满鬼怪的通道,他会赶走鬼魂,尽管公主仍会因为黑暗而吓得抓住他的胳膊,但骑士一定会保证公主的安全。然后在摩天轮上,在最高处时,他们会第一次接吻。牵手,接吻,然后身体的互相熟悉,尽管之后柴米油盐磨灭了生活的激情,他们也许会时而争吵,但又归于平静,打打闹闹,也似调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童话般的剧情,像极了他骑士的风格。

结果回到现实,命运之神眨眨眼,现实是想象的对面。没有了公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海盗,比恶龙还要嚣张的海盗。主角换人了,他的恋爱节奏被转向了逆时针,他已经不敢肯定这是恋爱。

打打闹闹,这怎么可能是爱情的开始?

自打他们第一次眼神交汇,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他们身边蔓延。安迷修绅士的特性和雷狮的痞子气生来就不对盘,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像是抛出的一个火星,点燃了易燃易爆物。

他都忘了他第一次和雷狮吵架然后抄起家伙干架,将骑士的风度和礼节丢弃,究竟为了什么,太多次了,重复太多次,成了习惯就失去思考。

爱情使人发疯发狂,雷狮使他发疯发狂。

有人说他们会打到床上去的,彼时他还在吐槽:“那么小的空间,不早就被雷狮给轰了的。”那时他是未成年,现在已是成年。真到了那一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那句话成真。没有轰掉床的雷狮只会折腾安迷修。

当他腰酸背痛的起来,雷狮手机屏上留下的最后一句回复“喜欢就上”让他终于感受到那种鼓励的心灵鸡汤有多么的不负责任。

他开始躲雷狮,毕竟那是他的第一次。躲自然躲不过,年少轻狂还是血气方刚,打一架似乎能重新回复他们的关系,水火不容的关系。又重复了一次之前的片段,他们打到了床上。一回生二回熟,生米煮成熟饭,反正他们在一起了。

日久生情,雷狮不以为然。

只有一见钟情,需要的时间久了只是他太迟钝了。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雷狮不会用这种矫情的说法,他只是通过在意识最清醒时上了安迷修来证明。

打闹上床,接吻和牵手,这些安迷修列为循序渐进的次序的行为早已穿插进行。

接着他们才迎来约会,安迷修怀疑雷狮知道他所谋划的恋爱过程,反套路来。似乎只有知道试卷答案的人能写满试卷,并巧妙地避开每一个正确选项,得到一个大大的鸭蛋。当然还有傻逼可以做到。

他们的确去了游乐场,在最高点,不是摩天轮,而是过山车,雷大爷的头巾糊了他一脸。

他们被毕恭毕敬地请出鬼屋,里面鬼的青面更真实了些。

他们也去看了电影,手倒牵上了。不过是雷狮在拿爆米花时将安迷修的手指直接塞在嘴缝了,上下齿闭合,一圈整齐的牙印留在了他的手上。爆米花桶稳稳当当地扣在了雷狮脸盘上,雷狮挑眉:“爆米花还没你甜,哪买的,本大爷要找他算账。”这次是爆米花桶遮盖住他通红的面颊。

撸串才是男生逛街的正确姿势。他们举起啤酒干杯,在烟火映入眼底,对方的样子逐渐模糊。安迷修被扯住领带,静距离,雷狮的脸被放大,安迷修笑了笑,一拳挥了过去。

“靠,你疯了吧!”恋爱的酸臭味被男孩们身上的汗味掩盖。他们又扭打起来了。

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雷狮和安迷修打架时总有那么近的一瞬间,那之后准有拳头挥起来。像他们没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说他们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

他们顺着安迷修脑海里的恋爱时间轴逆时针走过了热恋期。表白交往的反面是什么,安迷修心知肚明。从头走到尾,从尾走到头,路不变,可时间呢?

那一天他会迎来的。

雷狮开始躲着他,互怼还没有开始就急着逃脱,他甚至去应付那些他曾经嗤之以鼻的小女生们。明明是他把自己掰弯的,可安迷修甚至找不到要他滚回来的理由。他等着,等着,等着最后与恶党的交锋。

雷狮回来了,本能的一战。男人嘛,以拳头开始,便以拳头来结束吧。

战败了,安迷修趴在地上看着雷狮走过来,胜者宣布结果。

“嘿,安迷修……”

“……”

“结婚吧!”

“好。”

骑士不懂拒绝,开始与结束,他想恋爱的时间轴其实是陷入了乌斯比环中。

逆时针还是顺时针,他们总能回到12点。

*来自普希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