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荣

懒癌渣渣,一事无成,学海苦作舟中

〔雷安〕中考祝福

今天是教师节,祝全体教师节日快乐。
所以在教师节写早恋故事算不算欺师灭祖呢?老师在上,请受小人一拜啊!
*略ooc
设定:安迷修高三,雷狮初三,学校是同一个学校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

梅雨来临之前总是干燥的,中考之前总还有个高考。初三学子趁着高三熟悉考场等事项忙里偷闲地放上了两个半天。中午之时,他们穿过已经放了的初一初二教学楼,空荡荡的教室被一群高三的所填满,吹一吹口哨,嘲笑道:“苦逼。”似乎忘了自己还有这一天。

放的假总是会被成堆的作业所淹没,而对于一个初三学子更是如此,至于作业没有带就又是一回事。雷狮头一次当一个好学生,不是说他带了并完成了,而是他唯一一次没有直接拿这当借口不完成。翻墙,性质不好;取作业,性质又变了。

有时候事实证明如果你总是不好,可有一次好一点,你准能碰上些好事。

这次,他碰上的好事是一个人。

雷狮所在的班级是这一楼层最后一个班,穿过空荡荡的走廊站到自己班窗户面前,他倒有点后悔装个好学生。一个俯冲越上窗台,唯一一个坏了没法锁上的窗子敞开着,他的脑袋和左腿一齐挤了进去,布料和窗子边缘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随之还有粉笔突然划过尖锐的声音。

雷狮身体一僵,粉笔灰扑打而至,另一个少年的身影若隐若现,绿宝石般的光辉投向他。

我去,还有偷初三狗资料的贼。雷狮一个踉跄,还未迈进窗子的另一只腿踩空了,整个身子向窗外仰去。

一双白净沾满粉笔灰更白的手及时拉住了他。“没事吧?”对方饶有歉意地问道,并向后退给雷狮留下个降落的位置。

雷狮一跃而下,打量着眼前的人。褐色短发,翡翠眸子,肤白貌美,美不胜收,收而……至少雷狮的语文水平没法描述出对方的长相,也是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地步。

“你也是来写对学弟学妹们的祝福的?”

雷狮一瞥黑板,“亲爱的学弟学妹们……”。矫情,雷狮暗自讽刺。

高三毕业狗,事儿婆一枚,鉴定完毕。

“嗯。”说什么自己来拿作业的,他可不想让自己被夸“好学生”什么的,还有被对方看出他的年龄。说来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但他就是不想,尤其是对眼前的人。

“那个啊,我先写,你不会介意吧?”对方对着他,手中拿着粉笔悬在空中。

雷狮冷哼一声表示默认。谁想给那一群傻逼写这些东西啊,他巴不得他们考不好,关他鬼事。

对方笑了笑,回过头继续写着。雷狮顺势坐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打量着对方。对方穿着白衬衫,头发也专门用过发胶,现在站得笔直,将一个字一个字工工整整地排列着,一丝不苟。像个娘炮,雷狮嗤笑着。

对方写着写着又停下来,打量着上文,又迟迟没有动笔。“哎,你快写啊,老子还等着回家吃饭呢!”雷狮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在想。”对方柔和的声音传来竟令雷狮消了半分火气。

“你就不能想好再来写嘛!”雷狮受不了粉笔灰的侵袭,自顾自的拉开窗户。

“没有,我想根据每个班的特点来写……”对方颇具歉意地一笑。

傻子。要是放在往常,雷狮对这种二傻子准一拳揍了过去。但也许是被闷久了,脑袋被闷坏了,雷狮靠着窗户想。

粉笔敲击的声音再次响起,雷狮顺着他头巾飘扬的方向看去。对方的字犹如电脑上打出的楷体,但却多了一种人情味,像他本人。风吹散了粉笔灰,但更像给对方加了一层迷蒙的滤镜般,身材真好,雷狮脑中忽的来了一句。

这样评价一个男生,真gay里gay气。谁gay,雷狮倒拿不了谱。

气氛有些微妙,高三的学长还是觉得太尴尬了,就自说自话,从他的初中一直讲到高中,从他的人生理想讲到国际时事。雷狮没怎么听,盯着对方仿佛就已经能看破他的陈年往事。

在对方差点要讲出几岁还在尿床时,他的笔停下来了,喋喋不休的嘴微微合上了,让雷狮有种想吻他的冲动。

“嘿,该你写了!”对方扬起手招呼他过去。

见鬼,他忽的想到,自己不过是拿个作业的,怎么摊上这种鬼事?

他迈开步子走到对方身旁,黑板上什么“考试期间是梅雨时节,请记得备好雨伞”,真鸡儿事多。他在对方殷勤的目光下接过粉笔,才发现他比对方可是高了一个头。他倒是有种不知名的愉悦,他说自己可一点不显老,怎么会被当做高中生呢?怕是这家伙不敢面对一个初中生就比他高了一截。恶劣的笑又挂在了雷狮脸上,这让对方不太好受,被另一个男性盯上的感觉让人不舒服。

“咳,请写吧。”对方刻意地希望他能将目光转向黑板,而不是对着他。

“可是我不知道写些什么。”雷狮故作委屈地对着对方。

“额……”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又感到难为情,感觉他似乎在强人所难。“你可以写你高中时的经历来激励学弟学妹们,最后再祝他们中考顺利就行……”

“可你已经写满了啊。”雷狮在对方顺着向黑板扫视时,偷偷地朝他坏笑。

黑板上也的确只剩下了一小块,不过签个字还是绰绰有余。“我想好了。”趁着对方思索的时候,雷狮的一条胳膊直接环住了对方,在黑板上潦草地签了个名。

对于陌生人的亲密接触,对方像是炸毛的猫,“嗖”地一下逃出。即使想到明天就要高考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却没想到自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如此失态。

“该你了。可别说我侵犯了你的著作权啊。”

“好。”对方憋了口气,看似平静了下来,除了耳尖泛红。在龙飞凤舞的“雷狮”旁边,签上了“安迷修”。

“哦,这名字不错,交个朋友吧,安,迷,修。”雷狮挑挑眉毛,刻意加重语气。

“你好,雷狮。”安迷修好不容易从那飘飘洒洒的字中辨出一个名字,想着高考之后不过陌路,和这个轻佻的家伙交个朋友也无所谓。

“你好,安迷修。蠢货。”

雷狮嘴角勾起恶趣味的弧度。安迷修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这么想要打人。

事实也是如此,他们真打了起来。然后他们就正式成为了朋友。

高三党依旧还想要在考试前夕赶着再复习一点,安迷修写完这最后一个班的中考祝福后急不可耐地等着回家,而雷狮倒是磨磨蹭蹭。

“那个,雷狮,我先走的,你记得关好窗啊!”安迷修也不明白为什么才一会自己就和雷狮熟络起来。

“哦,这么快就走啊,不多待一会?”雷狮赫然一班级主人的样子。

“你不会懂得,能多复习些是一些。”雷狮也明白他似乎把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确定为了差生或是纨绔子弟。

“哎,留个电话。”雷狮拽住了安迷修的衣角,安迷修被扯了回来。

“好好好。”安迷修拿着雷狮递过的笔和纸,一脸无奈地写号码。感情大哥你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笔和纸随便拿啊。不过他不知道这还真是雷狮自己的笔和纸。

安迷修正准备教训雷狮随便拿别人东西是不好的,他的手表闪了闪,他顾不上雷狮了,直接翻窗而去。

“切,你还不知道我的电话呢。”雷狮望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悠悠地说。

回过头,看着安迷修费时费心写的祝福,雷狮嘴角一扬。结果雷狮还是没有当上个好学生,他的作业照样没拿。但也许他能当个劳动标兵,他把每个班安迷修写过的所有祝福全给擦了。

尤其是当他中考时遇见“中考期间是什么天气”这道选择题时,更加洋洋得意了。这都不会做的白痴还想要祝福。

随着中考高考的结束,查分数,填志愿的时候随之到来。雷狮不关心自己的分数,他到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翻出了安迷修留个自己的字条,有折痕的地方已经泛白,雷狮止住自己手指摩擦纸片的愉悦,将黑色水性笔写上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里。拨通。

“喂,请问你……”

“傻逼安迷修,志愿填哪?”雷狮刚开口就把安迷修对雷狮的一点好印象全毁了。

“X大,恶党你呢?”安迷修对于雷狮多了个称呼。这对于雷狮是更亲密的象征,不过显然安迷修不这样想。

“……”

“抱歉,我……”

“安迷修,等着啊,等老子‘复读’两年*来找你。”

“嗯,好。我等你。”

安迷修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是复读两年,但他知道雷狮总会说到做到。他们只有那个下午短暂的会面,但今后的时间可长着呢。

他让他相信一见钟情,那么很快就会有日久天长。

*雷狮是初三,请不要误会。因为在我家乡,高二就可以考高考,所以就是复读两年。

至于雷狮和安迷修才见了一面就感情这么深,很假,但我宁愿相信一见钟情,爱情来的比暴风雨好快。例如我昨天晚上热得睡不着觉,今天早上下个雨差点被冻死,暴风雨来的是真快。>:-<
@苏九卿 本人费尽心思所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评论

热度(6)